那些我们和我们或者你们的游戏

十月就要到了,我强烈的感觉到了自己的衰老、当福州又一场暴雨落下的时候,就强烈渴望着什么,说不清楚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可能是青春的激情已经弱化到那么一丝微弱的触感,就象细雨轻轻划过肌肤的瞬间……

二十一世纪的第十一个年头,世界在以我们不为理解的方式悄悄的变化,每个人以自己固有的步伐在生活,在忙忙碌碌的众生之间,平凡的你我渴望不平凡的人生,但总在惰性之间与然逝去举手间无数的变化已经以各种形式在我们的身边影响着我们,这一切是那样的自然,无论是喧闹的芬化的歌迷酒醉,还是意气风发的张扬,每个思想交织的碰撞,却无法掩饰我们的尴尬……

注:本文发布于2011年

壹:我们都是NPC

几千年前,当一个中年男子在神情庄重的宣布:“我是阿而法、我是欧米噶、我是初,我是终……”的时候,又怎么会知道几千年后他被一个疯子宣布为疯子呢?

两个疯子

多年前,当我口水扒拉的看着同学的FC的时候,我知道什么是快乐,多年以后我把所谓的游戏大作通关后,我会觉得快乐,然后……

无尽的黑夜中,偶尔可以看见星星的闪烁,我揉着红肿的双眼从英雄的梦中醒来,却不敢在睡去,一边诅咒着游戏这个海洛因,一边安装新的游戏、我不是打败魔王救出公主的英雄,我只是个失败的小人物,我不能忍受这样的失落。

于是……

一个新的英雄梦又在冷冰冰的二进制之间溶现,我快乐吗?我曾经是个游戏的痴望者,我希望游戏是满足自我意识的一些快乐的来源,但是当我理解到游戏只是无数规则和公式的世界,那里的喜怒哀乐不过是一些虚伪的谦恭、我似乎更加迷茫自己的选择,是该赞叹人类的伟大,居然可以用数字来感动我们的所有细胞?还是要气愤的大骂游戏的垃圾?

有天在艾泽拉斯大陆穿行时无意中抬头,我见到了蓝天……我突然想起,在现实中,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蓝天了。

所有的游戏者都悲哀着……

非存在和虚无化导致的一条途径便是对存在的怀疑。存在的无意义感实际上等于承认非存在对存在的否定。那么,人在这里通过“逃避自由”来逃避恐惧和焦虑便根本不可能。因为他根本逃避不了“存在”本身。按存在主义神学家蒂利希在他的名著《存在的勇气》中的说法,自杀也不可能逃避存在的恐惧和焦虑,它只能表明人屈服于与非存在的威胁的斗争。在这样的存在境遇中,人显然没有别的选择,令人唯一得救的只有“存在的勇气”。
没有人有勇气去面对自己,即使在虚拟的世界也如此,如果有天,你真的成为NEO的话,你是不是会做电影中的选择呢?

世界的存在是荒谬且不符合逻辑的,到现在我们也没有试图去想想所谓的存在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的,我们生活在宇宙中,但是我们无法理解宇宙,对于这个无穷大无穷小的怪物,我们满怀虔诚的恐慌,自身肉体的渺小成为逃避责任的唯一理由……其实,在有志向的伟人都是胆小的人,于是,对于宇宙的幻想成为无数次意淫的对象、从银河英雄传说到家园2,从星球大战到太空漫游,主角永远是人,或人化的幻想生物,其实,我感觉,宇宙不过是以我们思维建立的用于支持我们思维的一个空想罢了吧……

在春上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中主角最终对在自己的世界中找到了某种的默契,自己的世界是冷酷的仙境、世界已经到了尽头,人就是如此无奈的矛盾……

贰:关于死亡

多年前,我曾经思考过死亡的意义,结果是我陷入一个奇怪的逻辑怪圈,因为我的结论是———死亡没有意义,可既然死亡没有意义,为什么我们都要最后走向没有意义呢?

难道我们是没有意义的存在?存在既然没有意义,就不必存在,不存在的唯一办法就是死亡,为了结束无意义的状态,必须通过另外的无意义了解决,这本来就是没有意义的……

于是,在这样的无意义的思考的过程中,我们逐渐的走向了死亡的面前。

如果,能够拜托死亡的存在,是不是就能够明确一些东西,一些在心底徘徊不去的疑问,有关于,我们、有关于我——这个尴尬的存在。

无论在什么样的游戏中,我们所操作的游戏人物都有不同于现实的旺盛的生命,我们用数据和软件建立了我们梦想的顽强的生命,我们比任何人都要顽强的活着,在那些面对死亡擦肩而过为家常便饭的梦幻的世界内,我们挑战者生命的极限、虽然,这样的挑战这是在一个个小匣子里面存在。

但是、我们毕竟曾经嘲笑死亡。

再也没有比游戏更加嘲笑死亡的存在,也在没有比游戏中的主人公—那些英雄们的存在更加的不合常理,所有旨在于毁灭世界的组织和魔王在我们的游戏英雄的无敌面前都变的可笑且不自量力,我们的英雄有存档这样的大杀器,甚至可以被打了好几枪躲在掩体后面一会会就可以恢复如初,哪怕游戏中的反派BOSS有毁天灭地的决心和力量,最终都会被英雄打到。他们是那么的无奈,也许,他们在奇怪,为什么我们的死亡就是死亡,英雄的死亡却不是死亡?

某个夜里,电脑前烟灰缸堆满的烟头,蓬头垢面的我终于用士官长消灭了尸脑兽,看着光环那感人至深震撼心魄的片尾CG,我又点起一根烟,是的,尸脑兽死了,士官长还活着,宇宙还存在,虫族没有能肆虐,人类和星盟最终和解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我呢?突然间感到一丝丝的难过,浑身没有力气,这样一个宏大的,复杂的,史诗一般的宇宙歌剧终于画上了句号。

但是我呢?我环顾四周,安静的夜晚,窗外小区的地灯发出柔和的灯光,屋子里面烟雾缭绕,在屏幕的另外一端是广袤的宇宙,和部位生死拯救人类的士官长,而屏幕这边的我甚至连死亡都不敢去想。

突然间,不知道是想笑还是哭泣,是欢呼游戏的通关还是诅咒自己的无能。无论在屏幕里面的英雄是多么的成功,现实的我都是一个失败者。是啊,现实。

叁:关于现实

当游戏中的波斯王子在巨灵族的古城中身手敏捷的攀爬如履平地的时候,当战争机器的硬汉马克娴熟的在掩体之间侧翼包抄的时候,当你在游戏中操作一个个角色娴熟的做出战术动作或者以一杀百的时候,你也许不曾注意到,年少时还有腹肌的小肚腩如今只剩下几块肥肉,也许只是简单的在跑步机上两千米,但是第二天你却浑身肌肉疼。

再也没有比游戏和现实这么大落差的东西了,当你刚刚挽回自己的女友白河萤的爱情,看着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她在学校底下幸福的张开双手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到,角落里面的手机已经安静了许久,除了银行和垃圾短信,似乎没有人想起你的存在?在游戏中获得的巨大的幸福和在现实中巨大的寂寞之间巨大的失落是不是叫你几乎喘不过来气了甚至把你击倒呢?

看吧,那些华丽的画面、线发贴图、动态光源技术、DX11、多点投射、八倍抗锯齿、HDR模拟效果,绚丽的爆炸,越来越接近与真实的画面却越来越不能掩盖我们每次离开游戏售后的空虚与恐惧,我们恐惧,我们害怕,害怕那些离开游戏世界不能成为英雄的日子,我们曾经做了那么多的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我们在斯大林格勒利用轰炸机的隆隆声成功的击杀了纳粹的将军,我们在俄罗斯的雪原和德克萨斯的上空毁掉了日本人的秘密武器拯救了美国的本土,但是我们却甚至连对一个陌生的女孩打一个招呼都开不了口……

在那么无所不能和几乎无能为力之间,我们是如此的落寞。

肆:我们落寞

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能如此快的产生巨大诱惑的时代,从狄更斯开始,每一个时代的人都认为,自己所处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其实他们说的都没有错,我们人类的每一个时代都是最好也是最坏的,但是,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的信息发达,几乎人类的每一个成员都能利用互联网触及人类所有的知识积累,这是一个听起来叫所有以前的科学家,科普作家和教育学家狂喜乱舞的情形啊!

可是?出来也没有一个时代,叫我们的人在一起,心却离得那么的远,多少个时候,你也许也曾注意到,越来越的朋友聚会,一起吃饭,大家渐渐的不再说话,只是摆弄着手里的移动设备,在做那些不相干的事情,或者上网或者游戏,或者短信,也许,那个宅必须在家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在了。现在哪怕是你走出家门,你也可以是宅的,你能在微信搭讪附近的女孩,但是却不能和桌子对面的朋友多说说话。

无数的游戏,这是一个游戏玩家最幸福的年代,游戏机、电脑、掌机、甚至是手机,人类的所有的最新最高端的视听交互技术都被拿到电子游戏这个行业,飞速发展的图形技术和日益雄厚的游戏投资,一部部出色的游戏火爆的画面感人的剧情,可是……

我们缺越来越不能玩游戏,或者说,我们总是觉得现在的好游戏越来越少,真的是这样吗?难道现在的游戏都不如以前的?我们总是在抱怨,游戏厂商都把心思放在画面上了,游戏性越来越差了,这个游戏的剧情不合理了,这个游戏打击感太差了,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我们只是落寞了,那些因为简单的小游戏就可以夜不能寐的日子伴随着那些看见默默喜欢的同班女孩就心跳如小鹿的时光已经永远的理你远去了……

虽然总是想起那时爱慕的对象,但也只能看看她QQ空间那些晒幸福,晒子女的照片长叹。那些想起来就觉得甜蜜的小暧昧,永远的不会再你的生活中出现了,现在的你面对的是什么,喘不过气的压力?还是……

虽然总想起第一次玩那些叫人震撼和惊艳的游戏的时候的激动,但是现在让你再去把他们玩一遍,很多时候你都是毫无耐心,现在的制作精良的游戏,却再也唤不回你那份对于游戏的炙热和痴迷,现在的你,真的只是把游戏当游戏了吗?

我们?老了?

耳边又想起熟悉的游戏BMG那些英雄们士官长马克爱丽丝穆秀但丁蓓莜妮塔但丁北欧女神马里奥路易洛克人纷纷出发拯救世界对抗邪恶的兽人星盟天神宙斯恶龙邪恶组织秘密结社疯狂天才在宇宙水中天空大地底下异世界奏响了一曲曲摄人心魄慷慨悲昂激励人心不朽的传说史诗留下了一个个美丽的传说传奇故事然后有后人传颂吟唱纪念真是不朽的传奇啊。

而你?只是按下那个叫退出游戏的按钮,关掉电脑,看一眼时间,然后睡去。

About: 高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