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会被VR毁灭?吞没人类焦虑和恐惧

一、缸中之脑

对于这个宇宙来说,自我意识的产生显得如此的奇妙和不可思议。

对于度过了蒙昧时期,第一次朦朦胧胧看清楚了宇宙的人类来说,对于生命的无尽探索和对于自我意识的怀疑根植于我们思维深处。我们几乎解释很多问题,包括宇宙诞生和星系的扩张,地球气候体系和一种候鸟的迁徙途径,但是我们始终搞不懂三个最基本的问题:

我们为什么存在,我们要做什么,我们终将如何?

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在其1981年的作品《理性、真理和历史》(Reason, Truth, and History)一书中提出一个理论:“缸中之脑”的理论,引用维基百科相关描述如下:

认为自己正在划船的缸中之脑(图片来源于维基百科)

实验的基础是人所体验到的一切最终都要在大脑中转化为神经信号。假设一个疯子科学家、机器或其他任何意识将一个大脑从人体取出,放入一个装有营养液的缸里维持着它的生理活性,超级计算机通过神经末梢向大脑传递和原来一样的各种神经电信号,并对于大脑发出的信号给予和平时一样的信号反馈,则大脑所体验到的世界其实是计算机制造的一种虚拟现实[1],则此大脑能否意识到自己生活在虚拟现实之中?

如果抛离一切感知,这个世界如何定义?

这个思想实验常被引用来论证一些哲学,如知识论、怀疑论、唯我论和主观唯心主义。一个简单的论证如下:因为缸中之脑和头颅中的大脑接收一模一样的信号,而且这是他唯一和环境交流的方式,从大脑中角度来说,它完全无法确定自己是颅中之脑还是缸中之脑。如果是前者,那它的想法是正确的,他确实走在大街上或者在划船。如果是后者,那它就是错误的,它并没有在走路或划船,只是接收到了相同的电信号而已。一个大脑无法知道自己是在颅中还是缸中,因此这世间的一切可能都是虚假的、虚妄的。那么什么是真实?

人类感知世界的媒介很有限

从生物学的角度讲,个体对于客观存在的认知或判别取决于他所接收的刺激,假设缸中脑生成一系列“测试用”反应用于检测自身的认知,同时“系统”又能及时给予相应的刺激作为回应,此时问题的结症就不在于缸中脑对于世界的认知,而在于“观察者”自身对于世界的认知。自身存在的客观性被质疑,在一个完全由“刺激”创造的“意识世界”中将形成一个悖论。

这种思潮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很多人,并且表现在诸多的文学作品之中,其中鼎鼎大名的就是黑客帝国三部曲了,起导演安迪沃卓斯基兄弟,哦,现在应该称呼他们安迪沃卓斯基姐妹了,在这部电影中为我们塑造了一个令人绝望的未来:

令人绝望的未来

黑云摧城的地球,被当作电池的人类在一个个储存仓中,浑身插满了感应管虚拟生活在1999年的地球,只有少部分人类能发现真相,并且勇敢反抗,但是即使这少部分人其实也只是生活在另外一个虚拟世界罢了。

所谓的:“真实的人类”

从这以后,脑后插管这个词就被大家所熟悉,也应发了社会对于人类自我存在定以的争论。实际上在黑客帝国之前,对我我们自我意识和科技依存关系的探讨和思考就从未停止过,1995年,天才日本导演押井守拍摄了日本漫画家士郎正宗的著名作品《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 / 攻殻機動隊》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攻壳机动队

在攻壳机动队的世界观中,人类世界电子网络、生物神经技术高度发达,人类可以将自己的身体替换为电子设备的“义体”。每个人大脑都置入了高性能计算机并且联网,人类甚至能将自己的意识传输到电脑网络之中!

光怪陆离的未来世界

被生物电子设备异化的人类身体

冰冷的近未来世界

在故事中,近未来赛博朋克风格的城市、拥挤狭窄充斥着巨大霓虹灯招牌的城市阴雨连绵。作者借用人物像所有人提出一个问题:

“何为人类?”

全部义体化身体还能被称之为人类吗?

当人类的机体能完全转化为机械(赛博格化),那么决定人是人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身体的部分包括大脑都能替换,那么这个人究竟还是不是以前所谓的那个人?我们的存在究竟依托的是怎么样的载体?真的存在灵魂这样的东西吗?如果灵魂可以网络化,那么,承载灵魂的这个网络或者电子设备是否可以称之为人?

什么是存在的依据?

当然现在这个问题注定是没有答案的,但是人类在对于自身的巨大不确定导致了对于存在的怀疑,绝对问题的绝对没有答案导致了人类这一社会性生物自发的恐惧和慌张,从工业时代对于科技的盲目乐观精神解脱出来人类越发的对于科技的恐惧,似乎知道了宇宙真相的人类才真的明白了自身的无助,早期相信能靠科技和进去解决人类所面临所有问题并且征服世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维多利亚时代的乐观一去不复返

伴随不确定的恐惧的是思想上的迷茫,这直接影响了文艺界对于未来反思和恐惧,与黄金时代的科幻界不同,对于未来的太空歌剧一般的美好描述已经越来越少,相反,以人类未来悲惨生活为主题的文艺作品大行其道:

很多文艺作品中人类的未来

有作品未来是核弹将毁灭人类,我们或者变异或者悲惨的躲在地下生活。(疯狂的麦克斯、辐射、地铁2033、微光城市等)

所谓的废土世界

所谓的废土世界

所谓的废土世界

有作品的未来是人类因为某种原因,疾病或者自然灾害导致社会秩序大乱,文明退化。(最后生还者、我还活着、生化危机、我是传奇)

僵尸代表了人类自身的非人元素

人类还存在,只是被异化

这类作品中,最可怕的,永远是人类自己

有些作品干脆说人类被完全消灭(世界大战、2012)甚至太阳系都被二维化(三体)。

无论是怎么样的脑洞大开,文艺作品从某个侧面反映了人类社会对于建立在不确定因素上的自身文明在面对越来越难以掌握的科技未来的恐慌和焦虑。

那么?这些和VR有什么关系呢?这就引出了我们今天需要探讨的问题:

二、VR、是否开启毁灭人类文明的潘多拉盒子?

众所周知,我们感觉世界主要有几种途径:

视觉、听觉、嗅觉和触觉。

实际上只要屏蔽或者接管这三种感觉,就可以对于人类造成所谓“缸中之脑”的假象,这又回到了我们之前文中所探讨的问题。

这些感觉代表了我们对世界的全部认识。

我们现在不妨脑洞大开的探讨下,我们假设一个这样的VR设备:

完美的VR设备一直是我们所追求的

他分辨率极高,能满足人类视觉要求。

他高保真耳机已经到我们无法分辨是不是耳机。

他自带电极,能够通过微量的放电刺激神经模拟我们感受、气味。

这样的设备配合高速网络和诸多互联网服务,我们就可以虚拟出来一个几乎是为所欲为的共产主义社会:物资的极大丰富、资讯高度发达,人类所需求的一切几乎都能触手可得!简直是美好的乌托邦。

关于完美社会的幻想,人类从未停止。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是这样,人类能在虚拟世界得到更多相同的体验,他们为什么还要在现实社会努力呢?会不会人类就满足于一个这样的完美世界而停滞了在现实社会的发展?

VR是蜜糖也是毒药。

所有试过目前主流VR设备的人都对实际效果赞不绝口,可以预测到的未来的几十年,整个人类的信息产业的发展将会围绕VR技术的升级换代和内容服务的推陈出新,就如同前几十年我们所围绕的是电脑设备的更新换代一样。

刀剑神域

记录的地平线

而我们相信,如同我们上文假设一样的NR设备终会出现,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届时,无数网文YY小说中说的:“游戏仓”、甚至是动画《刀剑神域》、《记录的地平线》、《NO GAME NO LIFE》就真的要到来了。

我们站在了新世界的门槛上。

我们是何其有幸的一代人,我们所面临的世界即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变革,这次变革的意义甚至超过发明互联网和地理大发现,可以说,随着VR的普及,我们人类的整个社会形态、社会结构、社会组织形式都会发生巨大的改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VR的发展最终会改变我们人类的生物性。

我们终将生活在何处?

然而、这是天堂还是地狱?

著名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在其最新的短篇作品《诞生节和流产节》中毫不遮掩的对这一现象表示了担忧,他借作品的主人公—一个在地球观测人类发展史的外星人做出了这样的结论:

如果人类迈向太空是人类这个种族的正真诞生,地球是一个蓝色的子宫,婴儿只有出了子宫才能称为诞生。那么对于VR技术的发展最终会导致人类这个种族的流产。

在书中,作者忧心忡忡的写道:

很快,互联网上联接的将不是电脑而是大脑,接下来顺理成章的是,人的记忆、意识和全部人格将能够上载到计算机和网络中,人类有可能生活在虚拟世界中,虚拟世界,你想想,在那里人什么都可以做,想什么就有什么,像上帝一样。在那里一个人可以拥有整个星球,”
“甚至整个宇宙,每个人一个宇宙。”G说。

“对呀,所以,飞出地球太空航行算嘛呀。”一个操着京腔的年轻人说。

“其实这个伟大的进程早已开始,”丁一说,“互联网、移动互联、可穿戴设备、VR、物联网……记得吗?几十年前父母们居然责怪孩子们沉溺于网络,而现在,断开网络沉溺于现实是最让人不耻的懒惰和堕落。今天的突破,让人类迈过IT伊甸园的最后一道门槛。”

“外星人先生,”有人说,“你能想象一下人类未来的IT天堂吗?”

“未来的虚拟世界确实是天堂,在那里面每个人确实是上帝,其美妙是任何想象都难以企及的。我只想像一下那时的现实世界。开始,现实中的人会越来越少,虚拟天堂那么好,谁还愿意呆在苦逼的现实中,都争相上载自己。
地球渐渐变成人烟稀少的地方,最后,现实中一个人都没有了,世界回到人类出现前的样子,森林和植被覆盖着一切,大群的野生动物在自由地漫游和飞翔……只是在某个大陆的某个角落,有一个深深的地下室,其中运行着一台大电脑,电脑中生活着几百亿虚拟人类。”

宇宙对我们来说太大太冷。

假设这一切成为真的,那么对于人类来说,我们这个种族的未来算不算已经毁灭?个体的极端幸福和这个种族的存在毫无希望如此和谐共存,VR如同一个充满诱惑的陷阱,当我们踏入一步将万劫不复,我们人类是否有足够的智慧来面对?

在某些人看来,VR技术堪比核弹,一样是能够毁灭人类文明的大杀器,只是他的毁灭来的更加平稳,更加隐蔽和更加叫人无法抵抗。

今天我们只是站在VR技术的大门口刚刚触碰到门把手,这扇大门刚刚打开一条缝隙,我们面对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未来?是否会在信息的存在中异化我们的存在?面对这一切的问题,谁也没有把握回答。

无论你是否意识到……我们即将不一样了。

回望人类历史,太多的丰功伟绩和英雄事迹,太多的伟大帝国和不朽功绩,但是在科技带来的强大改变面前都不值一提,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一切事情,那么不要紧,你只要知道:我们的未来……从今天起就会不一样了……

About: 高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